太白易主 新生崛起的10大顾虑

作者:酒文化

   在资本并购的热潮中,资本方该扮演怎样的企业角色?

  

   在资本并购的企业层面中,企业决策者的话语权在哪?

  

   企业决策者应该有怎样的资本距离感?

  

   中国酒水企业该需要有怎样资本意识的掌权者?

  

   太白酒业或许没有选择好路线,但给出了答案……

  

   作为西北纸媒之王的华商报,报道了一条关于华泽集团溢价退出太白酒业,而又被深圳前海班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公司)全资收购的消息,瞬间成为今日酒业头条。

  

   报道称:目前太白酒业在行业转型期遇到困境,连年亏损,急需注入资金和引进先进的管理理念,深圳前海公司资金实力雄厚,管理理念成熟,布局全国的战略更加先进,将会加快太白酒业新生崛起之路。

  

  

   第一部分

  

   实际上,对于华泽集团来说,产业整合与重组而来的资产,就是有买也有卖,溢价退出太白从资产整合和华泽集团的现状来说,扔掉亏损酒企就是市场经济的最终结果,也是真在的产业整合。

  

   从太白酒业来说,从2009年华泽集团进驻太白酒业,虽然所占只有51%的股份,这几年的发展也不是很乐观,笔者去年写过一篇关于这方面的文章,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寻找阅读。(《太白酒业,敢问路在何方?》)

  

   但话说回来,既然前海公司已经全资控股了太白,给予太白酒业的希望也很大,那么太白酒业在新生崛起的道路上,到底能走多远,还有那些迫在眉睫的顾虑需要解决?

  

   笔者在详细分析这些问题之前,要先说的一个必须条件是:前海公司必须是长期持有太白酒业的战略行为,并不是杠杆收购和信托管理,绝对不能为太白酒业只提供平台和资金的通道。如果反之,我以下的分析将没有任何意义。

  

   其实前海公司以及太白酒业现在面临三个需要很理智的思考并加以回答的拷问:

  

   1、太白酒业今后的发展需要怎样的管理模式和管理者?

  

   2、在前海公司所有的资本运作中,能够最有能力为太白酒业提供怎样的支持和管理模式?

  

   3、前海公司在资本运作上的如鱼得水,能否和太白酒业以后的长远发展真正吻合?

  

   其实回答这三个问题,对于充满激情的前海公司和具有肩负中国传统老名酒这个责任与承担地位的太白酒业来说,其结论也许是根本都让人无法接受的,可是现在对于太白酒业和前海公司来说,已经别无选择。

  

   第二部分

  

   所以,笔者作为一个陕酒的深度观察员,有以下几个顾虑,以便深讨,因为我的这几个顾虑都是华泽当时没有解决的。

  

   顾虑一:员工问题

  

   在任何一个国企的改革和与外资的并购中,员工问题一直的是一个大问题,也是一个摆在眼前急需要解决的难题。

  

   具体不太清楚太白酒业员工的身份是不是置换过,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一切的改革都会步履维艰,寸步难行。

  

   原来国企的员工身份如有可能可以全部置换掉,不然在太白酒业,员工近亲繁衍,后患无穷,再加上皇亲国戚的连带效应,太白酒业在以后的全面发展上也会存在很大问题。

  

   这是华泽集团给予我们的教训,华泽集团在太白这么多年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就败在了这方面。

  

   当然,置换员工是需要花钱的,据了解,当年古井贡用了将近4个亿解决了近万人的员工身份问题,后来才放开手脚干事情的。

  

   可是这个钱是必须要花的,因为不花对前海公司来说,以后的成本会更高,在企业并购的刚开始和最困难期间,也许是付出成本最低的时候。

  

   解决目前太白酒业的员工身份问题,也许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1、不愿意干的拿钱走人,一拍两散;2、不愿意走的,从国企员工变为合同工,以后在企业管理上会简单很多。

  

   我的顾虑是目前的前海公司能不能下血本解决这一致命性问题。

  

   顾虑二:产品结构问题

  

   太白酒业这几年的发展,在产品结构上,梯度依然上不去,原因是这几年没有成功过一款产品,还是老产品在单品上进行拉动增长。

  

   和雅太白作为华泽并购太白后重拳打造的一款战略性产品,运作了很多年,虽然市场起色并不大,但知名度已经有了,如果将和雅太白作为太白酒业以后的战略拳头产品进行打造,也未尝不可。

  

   其次像洞藏、一壶藏、家宴、千禧太白、太白老窖、爱心太白等都是厂家和经销商联合开发的,当然太白自主品牌中销量最大的是洞藏、一壶藏及普太白。

  

   洞藏太白是太白酒业运作西安中低端市场比较成功的一个品牌,但对于太白酒业来讲只是在单品上的突破,这种突破很难带动太白在陕西中低端市场上的全面突破。

  

   我的顾虑是太白酒业在前海公司的参与下,这些产品的未来命运如何?以后在开发产品上将持有怎样的态度?

  

   顾虑三:市场结构问题

  

   曾几何时,太白酒业在陕西中低端市场上的市场壁垒无以憾动,但这几年随着西凤的产品下延,太白在中低端市场上的地位已岌岌可危,究其原因,是太白酒业在市场的规划和结构规划上,和市场缺少深层次的沟通,在消费者心里,作为中华老字号的陕西太白酒,已经不是以前的太白酒了。虽然老名酒的品牌基因还在,但市场结构在悄然生变,容量在逐然变小。

  

   我的顾虑是以后的太白酒业能够走上市场,和市场零距离接触,找到太白酒业市场结构的前前后后。

  

   顾虑四:大商问题

  

   不可否认,太白酒业的强势地位,得益于维得利、世纪糖酒、一诺公司等这些大商的力量。

  

   而目前的现状是,这几个大商都在西凤的王国中,打拼自己的江山,对太白原有的产品始终保持着平稳发展的态度。

  

   可是从情感层面上讲,维得利、世纪糖酒、一诺公司等这样在陕西酒水市场有着绝对话语权的大商,既是太白酒业的大商,又是西凤的开放商,他们的崛起也得益于太白酒业多年前的力量和品牌厚度,也就是说,他们一直以来肩负着太白酒业代言人的角色,和他们的关系密度直接将影响着太白酒业未来的发展前景。

  

   顾虑五:客户问题

  

   据媒体报道说:前海公司收购太白后,计划3年内将太白酒年销售做到3亿元,5年内达到5亿元,10年内达到10亿元,力争5年内成为眉县亿元纳税大户。初步计划在全国设立8个分公司,立足陕西,布局全国。

  

   但我们的客户在哪?企业的增长模式是怎么样的?这是摆在太白酒业面前的两个赤裸裸的问题。

  

   虽然太白酒业具有陕西省内首屈一指的酿酒规模和原酒储量,但转化不到客户手中,依然是个难以。

  

   我们都知道,太白酒业的客户大部分来源于开发商和厂家联合开发,以及自主运营的产品。这也是太白酒业这么多年的运营模式,换句话说,太白酒业的客户结构是非常单一的,无力承担起太白酒业庞大的愿景。

  

   顾虑六:管理问题

  

   陕西酒水企业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们:陕西人固有思维模式很难接受外来资本的管理模式,在人员、企业、文化,管理整合再不做大的企业治理模式的调整下很难整合。

  

   当年中信控股西凤,包括太白的前任华泽集团,他们在后期的运作上,也能深深的体会到这一问题。

  

   目前的太白,需要开放的心态去接受外来资本的管理模式。在这方面,我觉得不只是太白酒业,包括陕西所有的酒企,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走。

  

   陕西人的思维模式和外资的管理模式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根本性上的文化差异。

  

   作为政治经济下的陕西酒企和市场经济下的外资企业之间,有着巨大的理解沟壑。

  

   顾虑七:战略问题

  

   说句实话,这几年,华泽集团在太白酒业的战略上是不清晰的。据酒业家报道说:陕西太白酒业的情况比较复杂,华泽集团的很多高管都不愿意去太白。

  

   也就说华泽集团在太白酒业的发展问题上,也没找到能解决的最佳方案,而作为太白酒业来说,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作为国企,多年留下的影响是很重的,要想短时间来解决这一问题,是难上加难。

  

   因为这种难度最直接的表现形式是太白酒业原有员工和华泽集团职业经理人之间的矛盾,和那种难以统一的管理理念和运营思路。

  

   有句评论说:华泽这几年在太白酒业上的布局是正确的,但战局是失败的。黑猫我姑且不论华泽的布局和战局问题,就从这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而言,说明太白酒业这么多年在战略规划上,依然比较盲目。

  

   前海的进入,若能在管理模式和运营思路和太白酒业站在统一的方向上,我相信战略方向会逐渐浮出水面。

  

   顾虑八:前海的进入形式

  

   据报道说:前海公司出资近5亿元人民币,收购华泽集团旗下的陕西知名白酒品牌陕西太白酒业,已经是陕西太白的股东之一,对企业职工持有的49%的股权本着自愿原则,可以转让,也可以继续持股。

  

   虽然报道说前海公司全资收购了太白酒业,但职工依然持有49%的股权,那么前海在太白酒业以后的发展中,太白酒业与前海公司资本之间的话语权问题还需要言明。

  

   当年,华泽和太白,一直没有全资控股,股东派系不和,且职业经理人的考核机制不合理,影响了企业的发展。

  

   本次前海全资收购,进入太白的目的就是为了挣钱,但企业决策者与这种业外资本的距离感该如何保持,我们目前还真不好下结论。

  

   顾虑九:前海对太白的未来决心

  

   对于一家像太白酒业这样身处连年巨亏,又被新资本进入的老名酒品牌企业而言,其最大的危险是太白酒业的原有知情人似乎比客户更知道市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前海的领导者可能会把太白酒业这几年发展的问题看成是对自己预测能力和专业知识的不相信而加以拒绝。可是,也许正在太白酒业这几年发展所存在的问题倒很有可能是目前太白酒业改革和发展的真正方向。

  

   我们不能忘记这样的格言:企业不是要高傲地创造或者改造市场,而是要千方百计地满足市场。

  

   前海公司对太白酒业未来的决心直接影响着太白酒业未来的崛起之路,也影响着千千万万对太白酒业给予深厚感情和厚望的三秦儿女。

  

   顾虑十:舆论对前海以及太白的影响

  

   可以毫不夸张地讲,前海公司要收购太白的消息作为传闻一直在业界流传,但是当华商报义正言辞地报道出来后,前海公司以及太白酒业将会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处于舆论的最前沿。

  

   处于舆论最高峰的企业往往会忽略自身目前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而会把目光聚焦在公关和媒体炒作上,从而快速转变自己原有的战略规划,并瞬间开始实施。这是中国企业的惯病。

  

   要记住,媒体的舆论只能锦上添花,并不能雪中送炭。只能扩散失败或者粉饰成功,并不能在根本上分析原因并给出解决方案。

  

   第三部分

  

   从目前来看,前海资本进入的太白酒业,有以下几大优势:

  

   1、行业内以及业外,都默认并接受了前海公司全资收购太白这一现象,虽然目前可能面对的员工问题待需解决,但毫不影响太白酒业新生崛起的战略规划,以及前海公司独自占有太白酒业这个老名酒品牌的战略资源。

  

   2、前海公司能和华泽以及太白协商,完成全资收购,也就说明他们在关于太白酒业和前海资本运作上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默契和妥协,互相已经没有不可调和的问题。也许在以后的发展中会有小规模、局部性的摩擦,但毫不影响前海公司在太白酒业上的战略结构定位。

  

   3、前海公司和太白酒业已经形成了联盟体系,一家子人不干两家人的事,从此开始互相进行重要战略资源的输送和交易,原有应得。比如客户资源的合理调配和共享等。

  

   4、前海的进入,已经在资金问题上弥补了太白酒业这几年的运作难题,也就是说前海公司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太白身上的所有方向,接下来就是提高太白酒业营销力的时候了。

  

   如果我以上的分析以及十大顾虑都能得到合理的解决,我相信,前海公司收购太白,在太白的历史生涯中是有着重要战略意义的,太白酒业的新生崛起之路也会越来越宽。

  

   在中国酒水行业,正处于一个迅速膨胀并骚动的并购热潮期,种种的舆论和粗糙方式并没有什么可惊奇的。相反,像太白酒业这样的企业,在完成华泽集团的彻底退出,以及前海的快速加入后,已经开始了向快速转型前进的路上,其迷茫、反复甚至混乱的问题等都在所难免。

  

   而走出这一转型的唯一出路就是一往无前的发展,在前海资金实力和资本管理体系下,重建太白酒业的秩序和重构格局,绝对是很理智的行为。

  

   我们往往说,决定一个外资企业并购后的传统企业成功与否的要素很多,如决策、技术、资金、人才等,但还有很重要的一项却常常被忽略,那就是时间了。因为时间可以把债务变成资产,把亏损变成利润,把劣势变成优势。

  

   站在这一角度上讲,我们应该对前海公司和太白酒业都给予掌声。

本文由泸州老窖白酒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酒业资讯_梦酒信息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酒文化